杀神降临

第二章:传承【1 / 1】

赵飞扬在赵家院内躺了三天三夜,期间先祖传给了他一套功法名为“魔神噬”即可以吞噬一切能量化为自己的霸道功法,过后两天赵飞扬彻夜练习,终于在第三天夜里彻底与黑衣先祖融为了一体,临清醒前赵飞扬清楚地听到了黑衣先祖的话:“你还不够强,配不上我的力量,如今我给你我的一缕残魂作为你的力量,至于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我为后人留下了一柄由我亲自打造的武器,你去取回来吧。”随机赵飞扬清醒过来,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张地图。第二天早晨,赵飞扬离开了飞恒市,前往寻找武器的旅途。

赵飞扬坐在k-2326次列车上,朝着曾经家的方向,回忆着以前一家人的点点滴滴,恨意油然而生,暗自发誓道:我赵飞扬一定要为赵家复仇,等我再次回来,必将新仇旧账一起算,百倍千倍奉还!”此时一阵广播声打断了赵飞扬的思绪,“紧急通知,请问这趟列车上有医生吗?请到第一车厢来,这里有人急需救治”广播一出,整个车厢喧嚣了起来“你说真有医生吗”“救好了是不是会有很多钱啊”赵飞扬听着这些风凉话,就好像看到当初赵家被灭门是附近人看着却不报警一样,越听越烦燥,干脆走了出去。

正当他路过第一车厢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真的有几个医生模样的人正在围着一个人忙来忙去。赵飞扬抱着好奇的心态凑近看了看,一张粉色的小床上面躺着病重的女子,第一眼看到,饶是一心报仇的赵飞扬都不禁沉迷了一下。那皮肤吹弹可破如明珠生晕,精致的俏脸上像动漫里的角色是的,可爱至极。但因为病情的原因小脸苍白看不到一点血色,让人心疼。只是这随便一眼,赵飞扬却发现他看到女孩头部有一幽黑色的火焰,他抬头看了看其他几个人,他们都好像看不到似的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对。

正当赵飞扬疑惑的时候,精神里传来的一阵低沉的声音“这是幽火,寄生在前世被咒之人身上,导致这一世痛苦万分,若不是这个女娃精神顽强抵抗,现在早就死了。但正与我教给你的功法相适。”正当赵飞扬要接着问怎么做的时候,旁边一个身穿白大褂带着金丝眼镜的男青年挎着医箱走来,厌烦的挤开了赵飞扬,将一张名片递给了女孩身边的老者说:“我是天水市民生医院的内科主任,张民生。”“你认识我?”老者看到对方恭敬的态度,有些奇怪。“谁不知道江南灵家啊,赵老的名讳我可是如雷贯耳。”张民生恭敬的说。

张民生想象这治好大小姐后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说不定小姐还会以身相许……心里激动的不得了。“好了,快给小姐治疗吧,灵家会有丰厚的报酬的。”老者淡淡的说道,习惯了奉承的老者没有任何感觉。“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治好小姐的。”张民生拍胸脯保证,立即从医疗箱里拿出了一些医疗工具。几十秒后张民生站了起来,露出自信的笑容说道:“没什么大事,大小姐只是长途奔波累到了,心脏也没有任何毛病。请您放心。”本来赵飞扬看完这个医生的能耐就要离开,毕竟自己目标是复仇为重。可现在就他看了,这张民生就是个二流医生。

正当张民生要给灵小姐注射镇定剂的时候,他意识,先祖说靠精神抵抗是什么了,如若这是让张民生注射镇定剂让灵小姐彻底睡着,势必会精神松懈,搞不好会当场死亡啊。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当着他面死亡的赵飞扬毅然冲了过去说道:“你逃生不想让灵小姐死,就快住手!”“你是什么东西?”张民生眉头一皱厉声喝道。赵飞扬双眼一眯,浑身戾气爆发,正欲灭杀此人,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在列车大庭广众之下。赵飞扬急中求智:“随口说道灵小姐是先天不足加上近期睡眠不好诱发的心肌缺血昏厥,你打镇定剂不过是让她提前死亡罢了!”赵飞扬淡淡说道。

老者闻言脸色一变,事关他要保护小姐的事他不得不谨慎起来。“年轻人,你也是医生?”赵飞扬想到自己传承的中华功法,便说道:“我是中医”。老者还没等开口,张民生抢说道:“灵老,你怎么能信中医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都是骗人的,我们西医才有科学验证。”老者两边难以判断便言道:“张主任先给小姐注射镇定剂后,年轻人你再为我家小姐治疗,可以吗?”赵飞扬觉得老者不信任自己,刚要转身离开,却感到有一双大手抓住了自己。他看了看老者,果然是他搞得鬼,老者此时也做了一个张开双臂的动作,不过没想到竟真的有这样厉害的人。

此时张民生一边给灵小姐注射药剂一边嘲笑的说:“什么狗屁中医,我看你就是骗子心虚了想逃走。”赵飞扬气的戾气瞬间充满了这个房间,老者仿佛感到了什么立即喝道:“张主任,专心为我家小姐治疗,不要多嘴!”张民生怯怯的注射完拿着箱子站在一边了。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没有任何动静。张民生说道:“看到了吧,小姐没事,灵老,请把这个骗子扔出去。”正当老者要起身说话的时候,突然灵小姐身体一颤开始剧烈抖动,体温迅速上升。老者吓得急忙抓起张民生怒吼道:“怎么回事,我家小姐怎么了,你不是说没事吗!”灵老惊慌失措,疯了般的抓起张民生。灵老不光是在意大小姐的身份,更是因为他把小姐当他的亲孙女来看,容不得一点意外。

“我我我……不应该啊,按理来说不会出现这种状况才对,应该休息一下就好的……“好个屁,小姐要是出了什么是你第一个陪葬!”老者被气的直爆粗口。一巴掌拍在张民生脸上,张民生飞了出去,躲在墙角不敢说话。现在明显超出了他的控制之外。这时灵小姐出现了更激烈的反应,眉头紧皱在一起,仿佛忍受这千刀万剐。老者扑到了赵飞扬面前,刹那间所有人看向赵飞扬。“小神医,求求你快救救小姐啊,小姐不能出事啊,我们愿意支付任何报酬。”

因为那丛幽火不在表面而在头中,他需要一个媒介来接触到,随机想到了小说里中医的银针,他向老者提出了要银针的要求,不一会老者就匆匆忙忙赶来回来,给了赵飞扬几根之前离开中医手里的银针。赵飞扬因为没听到先祖后半段讲解怎么做,于是就先将银针向着幽火方向径直扎入。此时躲在墙角的张民生好像发现了生机一样大叫道:“灵老!他自己都说了是心脏的问题,先在却要扎进头部,明摆着是要害死小姐啊。”话音刚落,赵飞扬手中银针刺入,刚与幽火一端接触,赵飞扬就感觉到身体有些异样,一丛黑气从手中飘出顺着银针,将那丛幽火包裹了起来,又回到了赵飞扬体内。

顿时灵小姐的脸色开始恢复,体温也不再升高。赵飞扬抬头看了看差点动手的老者说道:“小姐已经治好了,下次看人准点,别瞎了狗眼。”张民生又趁机附和道:“灵老,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说您是狗眼。”本来就生气的赵飞扬,更加愤怒,正好好试试新到手的能力,于是赵飞扬就像张明生扔出了一丛幽火,但这丛幽火更加黑暗。在出车站的站台上突然传来了凄惨的嚎叫,许多人看到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像疯了一样在地上打滚,不停的说道:“好烫啊!好烫啊!谁来救救我。”人们都当他是疯子便离开了,不过一会,张民生竟身体逐渐消失,只有在极少数修炼之人眼中才能看到那丛剧烈燃烧的黑炎。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SoDu All rights reserved.